水社寮生日蛋糕 MBA評論:為何90后CEO都這麼拽?

90后創業者」最近又火了一把。先是超級課程表CEO余佳文在電視節目跟周鴻禕互嗆,拋出「年輕人的企業是玩出來的」論調;繼而薛蠻子15分鐘定投的唯唯游,被質疑公司業績造假;95后「霸道總裁」張議雲不招學霸只招學渣的新聞也在這個八月火了一把。「90后創業者」面臨著被標籤化的風險,他們為什麼更容易受到質疑?近日,記者採訪了三名風口浪尖上的「騷年」,他們分別從自己的角度闡釋了創業理念。而業界則建議,創業更多的是一種胸懷,把一個想法變成現實,「說大話」容易使創業者被妖魔化。

超級課程表CEO余佳文



玩是減壓,不是玩世不恭

一年裡,余佳文兩度被拋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。

作為超級課程表CEO,余佳文在電視節目中跟奇虎360董事長周鴻禕互嗆,這位90后CEO面對創業前輩依舊沒有保持低調,因無法兌現一年前「給員工發一億」的承諾,然而面對周鴻禕的失信指責,余佳文表示「年輕人的企業是玩出來的,不用太過較真」,並建議周鴻禕到自己的90后公司實習一周。他的言論被網友評價為沒有責任心,有損90后創業者形象。

8月27日,余佳文在回復記者的郵件中表示,節目並沒有表達出他的原意。

「我的話分為幾個意思,第一個意思是我會努力實現更大的商業化,與我們的員工分享。第二個意思是做不到沒什麼可怕的,我們還年輕,做不到就認輸,別把面子看得太重要。」余佳文說。

對於節目中說,「企業是玩出來的」,余佳文表示,自己並不是以玩世不恭的態度去經營公司,而是強調以玩的心態做企業,「創業實在太辛苦了,有時候別太刻板,別太規規矩矩,一方面給自己減壓,一方面在這個過程中會出現很多不一樣的創意。」

儘管一貫以不羈的形象示人,余佳文的情緒還是受到輿論的影響,「那種沒有約束的辱罵很可怕。」最後,余佳文發出了一封道歉信,但「還是有人罵」。

余佳文說,超級課程表目前有1700萬用戶,最近因為被罵,反而還增長得更快了。

對於項目的「眼球效應」對融資所起的作用,余佳文表示,融資的根本還是在於公司業績,「投資人投資一家公司無非看幾點:公司業務的市場規模,企業的發展速度和團隊的綜合實力,我相信這三點不會發生根本的改變。」

唯唯游CEO黃惠水社寮生日蛋糕



很多想法,但要一步步做

7月31日,薛蠻子微博轉發了一條標題為「90后美女CEO進軍旅遊業:七家風投追捧,薛蠻子15分鐘定投」的文章,一天之後又再次轉發,文章迅速獲得了超過十萬次的閱讀量。

短短五天后,一條「扒皮第四部曲:被蠻子盯上的唯唯游」的文徐州二街生日蛋糕章就在朋友圈轉了起來。文章對CEO黃惠敏的個人經歷及其公司業績的真實性都提出了質疑,轉發量同樣超過了10萬。

一個星期內,從被人追捧到備受爭議,黃惠敏似乎受影響不大。她正在準備廈門分公司籌建的事宜。「三亞分公司已經開張了,廈門打算是十月份。明年我還要在全國開4-5家。」

她說話的語速很快,辦公室的門也總是被人敲開,新場地、面試、技術意見……那幾天被扒皮的事已然忘卻,「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文章是誰寫的。但要感謝他,因為這件事之後,我網站的訂單量和用戶量都猛漲。」

扒皮文章質疑,唯唯游創辦第三月銷售量就破百萬,數據是否真實可靠。黃惠敏說,唯唯游是2014年5月創辦的,一開始公司只有兩個人,一周后員工招到30人。「這其中遇到過很多問題,比如團隊不合要求,我曾經一下子炒掉過整個部門,就因為他們沒有創業的狼性。但到8月份,新團隊一起沖業績,很快就突破了100萬。」黃惠敏說,沒有做過一單虧錢的生意。「這些數據銀行流水都可以查,怎麼造假?」

作為一家旅遊網站,唯唯游還被質疑網站是個半成品,而且官方微信和微博的運營都很不給力。

日前,記者登錄唯唯游,發現與之前相比,網站已經有了較大的進步。線路明顯增多,每條線路下還標明了購買人數、套餐詳情等信息。

「最近訪問量太大,我們技術哥哥連續幾天通宵加班,睡公司,我們一個月沒有休息過。」黃惠敏坦然承認了公司技術能力的不足,「我們的官微和官博都是實習生在打理,一天花半個小時發下信息,質量肯定談不上多好。」

「不能說我們現在做到最好了,但現在我們網站一天訂單電話也有2000多個。我們近期也在招兵買馬,下一步要推自己的H5、App,還要推唯唯游旅遊卡,憑卡可以享受十條線路的優惠。我們還想增強網站的社交功能,我們有很多想法,但也要一步步做。」

頭頂著「90后」CEO的光環,是不是創業起來會享受很多優惠?黃惠敏卻不以為然。「旅遊網站跨了兩個行業,一個是旅遊,一個是互聯網公司。90后的光環在互聯網這塊是有用點,比如融資。但旅遊行業卻十分傳統,認資歷、認臉。」

口袋兼職創始人張議雲



「只招學渣」,公司尚未盈利

95后「霸道總裁」張議雲「不招學霸、只招學渣」的言論在這個八月也火了一把。

作為口袋兼職的創始人,他提出了自己的招人標準:沒作過弊的不招,沒遼寧街生日蛋糕掛科、逃過課的不招。是不是為了博取眼球劍走偏鋒?「我們所說的學霸和學渣不是說成績的好壞,其實是敢於破壞規則、敢於挑戰規則的一種性格。我們需要能打亂原有規則的人。」張議雲說。

「打破規則」這樣的字眼,在張議雲這裏並不陌生。張議雲本身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,從小玩遊戲的他在13歲時開始自學編程,後來編寫了一個木馬程序,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張議雲真正的創業要從去年算起。他和同在廣州大學軟體學院的幾個同學一起做了一款「口袋兼職」APP,他認為,移動端的兼職市場還是一片藍海。

「產品開發出來,原來找定的投資人突然不投了,我幾乎都要宣告公司破產。」可同圈子的朋友突然給他介紹了一個投資人,「我們就談了兩個小時,然後投資方就同意投入200萬。」

就這樣,張議雲的公司開了起來,現在員工20人左右。這裏看不到傳統的公司架構。「沒有部門,沒有層級,我們都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。」

甚至公司員工連發薪水的方式都「與眾不同」。公司內部設立口袋金幣,每個員工每天都擁有三枚金幣,對應相對現金數額。到下班的時候,不同員工之間互相投票,金幣最多前三名,可以將金幣兌換成獎金。「我們的目的就是去中心化。商業的本質是協作,獲得金幣最多的人說明他的協作強度最高。」張議雲稱。

今年5月,「口袋兼職」獲得了由廣東中科招商投資的2000萬元A輪融資。這是校園兼職O2O產品迄今為止獲得的最高融資額。

而今,「口袋兼職」搬到了時代TIT創業園裡,員工也從原來的30人,一下擴充到60人。但公司依舊沒有設置人事部門,只有一面牆。牆上寫明了「T O D O,D O IN G,D O N E」,每個人就把自己的計劃分門別類地貼在下面。哪些已經做完,哪些打算做。每天張議雲就會來這個地方看看進程。

雖然不斷能融到資本,張議雲並不諱言,公司實際上並沒有盈利,還處在燒錢階段。「其實現在已經有一些公司來找我們,希望我們提供外包服務,專門為他們提供合適的兼職人選,這個會是我們以後的一種收入來源。」

觀察



==敢講愛講妖魔化了90后創客

「90后」創業者多選互聯網式企業,因為相較於傳統行業而言,互聯網企業的入行門檻低,所需資金成本小。以剛剛結束的第二屆廣州青年創業大賽為例,最終決賽共有83個項目晉級,幾乎每個項目都與互聯網相關。

不過,也正是因為進入門檻低,基本靠idea取勝,項目的被複製性也很強。從各式大學生兼職APP,大學生社團APP,課程表APP等雨後春筍般冒出來便可窺一斑。較低的技術含量,讓社會對其公司的長遠發展容易產生質疑。

此外,這些「90后」CEO大多個性十足。他們敢講,也愛講,不喜歡說官話、套話。比如兩次被輿論關注的余佳文,他被不少人認為是「人少輕狂」的典型,他曾經說「我第一筆投資是一下就拿到了,見周鴻褘也是吃完飯就拿了,見紅杉是他們搶著要,跟徐小平他們是喝了個咖啡拿的」,還曾經說「阿里巴巴最煩,半年,一直討價還價,還是拿到了。最後還是覺得有個乾爹挺好。」

他們更是把自己的個性融入到所創辦的企業中來。張議雲從不掩飾自己是學渣,所以他從不把成績的好壞作為招聘的標準,也從來不看211、985那些招牌,在他的公司,能幹活是第一位的。

對於90后的個性,廣州大學城「千里馬創客空間」董事長趙為民有著不同的看法。「再有個性的人,都需要融在組織里。而組織,是沒有個性的。組織是誰?我們誰也說不清楚,但組織是存在的。」創業並不見得就是開公司,自己當小老闆。更多的是一種胸懷,帶著大家一起干,把一個想法變成現實。他對於「說大話」式的創業者並不看好,「不管是真話還是炒作,這樣的事會把這個創業者給妖魔化了。」

圓桌會創始人CEO李進鋒日前剛剛創辦了E杯咖啡創客空間,招募了不少90后創業項目。他直言,這波創業大潮中的「大話」確實不少,「但謊言就是謊言,終究有一天會被戳穿,關鍵是什麼時候。」他說,「互聯網更要實實在在,落不了地的話,就是泡沫。」他就建議,90后創業者還是要緊盯產品,只有這個才是真正的立足之本。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